What’s new » Newsletter No. 172 社創新天地 --  政府新政策將大力推動社會企業的發展

December 4, 2015 Issue No. 172

社創新天地 --
 
政府新政策將大力推動社會企業的發展
 
謝家駒
 
近年來, 香港特區政府的施政往往受到多方面的批評. 就以推動社會企業的發展為例, 特區 政府雖然費盡心思, 並投進了大量的資金及資源, 亦是引來不少尖銳的批評. 筆者是退休人士, 過去十年全力推動社會企業的發展, 其間亦向政府提出不少的建議, 不幸地大多都是石沉大海.
 
最近得悉政府將在明年四月推出一項新的政策, 馬上眼前一亮, 因為這項政策將會大大有助社企的發展, 假以時日, 勢將會引領社企發展走向另一高峰.
 
這項政策與民政總署所負責推行的<夥伴倡自強>社企資助計劃有關.
 
大約十年前, 特區政府開始為社會企業提供無償的種子資金, 先後成立了兩個基金, 分別是由民政總署主導的<夥伴倡自強及由社會福利署主導的<創業展才能>社企資助計劃.
 
一直以來, 這兩個基金都祗是接受非牟利組織申請, 假若不是非牟利組織, 便祗得望門興嘆. 可是, 非牟利組織極可能擅長於提供社會服務, 但要他們去興辦需要自負盈虧的社會企業, 便有點勉為其難. 結果不少非牟利組織創辦的社會企業, 在耗盡政府的資助後便難以為繼.
 
與此同時, 愈來愈多由私人出資創辦的社會企業, 如雨後春笋般湧現, 他們一般更具創業精神, 更具創意, 更懂得運用市場規律, 能夠達到自負盈虧的機會也大大提高. 過去幾年間, 大量的事例証明, 私人出資創辦的社企比依靠政府資助的社企更具生命力, 更能創造社會效應.
 
可是, 一直以來, 私人創辦的社企完全得不到政府方面的支持, 兩個政府出資創辦的基金皆拒他們於門外.
 
直到最近, 民政總署屬下的<夥伴倡自強>社企資助計劃終於決定於下一個年度 (2016 年四月起) 開始接受私人出資創辦的社會企業申請資助, 條件是此等社企必須自己投放一定數額的資金, 基金將提供同等金額的無償資助, 最高金額為港幣三百萬元; 同時, 社企他日如有利潤, 分配給股東的部分不得超過當年盈利的百分之三十五.
 
社企的真義
 
這項新政策有重大意義, 但也會引起一些誤解及爭議. 要澄清誤解及減少爭議, 我們首先得弄清楚社企的真正意義.
 
雖然社企在香港已經有二十多年的歷史, 而且在政府的大力推動下, 大部分市民都聽過社企這個名詞, 但是否真的了解它的含意, 實屬未知之數. 特別是一般商界人士,他們對社企的誤解, 實在令人震驚.
 
社會企業的最基本特徵有三:
 
首先是社會使命. 與一般企業不一樣, 社企創辦的目的是想解決或舒緩一個特定的社會問題, 所以必須有鮮明的社會使命;
 
同時, 社會企業是一個企業, 是一門生意, 即是說, 要運用市場規律, 通過提供產品或服務, 創造收入及利潤, 最終達致自負盈虧, 持續經營.
 
單是這兩個特徵, 便已突顯了社會企業的獨特性, 它的社會使命有時會導致一種錯覺, 令人覺得它有點像社會福利或服務; 但實際卻不是, 因為它是要達致自負盈虧的另類服務. 它的運作與一般企業有很多相似的地方, 但它的目的卻不是積聚財富, 而是為了解決社會問題.
 
事實上, 要兼顧社會使命及自負盈虧絕不容易,亦是社會企業的最大挑戰.
 
第三個特徵與利潤分配有關. 社會企業要能創造到利潤並非易事, 但如果真的有了利潤, 應如何處理?
 
目前的做法, 假若是由政府全額出資創辦的社會企業, 政府規定所有利潤必須全部留在企業內, 不得分給任何人士或組織, 包括經營該社會企業的非牟利團體. 由於所有資金都是來自政府, 而政府又不是社會企業的股東, 這樣的安排是無可厚非的.
 
但若是私人出資或集資創辦的社會企業, 又該怎樣安排?
 
原則上, 由於是私人創辦的企業, 股東有全權決定如何分配利潤, 毋須政府過問.
 
事實上, 世界各地也沒有統一的做法. 因此亦出現一些不同的看法, 各有其論據, 很難說那一個是絕對正確.
 
大體而言, 基本上有三個不同的主張.
 
第一, 是全不分配給股東, 留在企業內作發展之用. 主要理由是: 投資在社企應該祇著眼於實現社會使命, 而非投資回報.
 
第二, 是由股東自行決定, 包括大部分(甚至全部)分給股東.主要理由是: 股東們提供資金, 承担全部風險, 獲得分配得來不易的利潤, 屬理所當然.
 
第三, 是容許部分利潤分給股東, 通常大約是三分之一或35%. 主要理由是: 願意投資在社企的股東, 主要是認同該社企的社會使命, 而非著眼於投資回報, 容許這些股東獲分配部分的利潤, 是讓他們分享社企成功營運的成果, 並令他們確實感到他們所作的是真正的投資, 而非捐獻.
 
一個實例
 
實際上, 這三個不同主張, 各有其支持者, 百花齊放, 毋可厚非. 目前在香港, 不同的社企, 各自選擇不同的安排.
 
筆者的意見, 是比較傾向第三種. 六年前, 筆者與張瑞霖一起創辦<黑暗中對話> (香港) 有限公司的時候, 便採用了這個三分利潤的方式, 即三分之一留作發展之用, 三分之一捐給<黑暗中對話>基金 (用以支持失明人完成他們的夢想), 三分之一分發給股東. 我們一共邀請到20位友好合共集資五百六十萬元來開業
 
很幸運地, 我們在第二個財政年度而已開始有微利, 第三年起, 開始可向股東派發股息. 坦白說, 股東們收到股息, 確實是喜出望外, 不單是因為有一些現金收入, 更重要是確得自己真的作出了投資, 而不是做了慈善捐助.
 
其中一位股東所言可圈可點, 他說: “我拿著股息的支票交給太太的時候, 她高興得流出眼淚. 三年前, 我說要投資在社企, 她不信, 一口咬定是做慈善, 現在她終於信了.”
 
這些股東的投資, 不祇在社企獲得盈利的年度得派股息, 所持的股份還會升值, 而且亦可轉讓給別人, 全數取回所投資金, 又可以轉投在另一社企上.
 
政府新政策
 
現在可以更了解上面所提到<夥伴倡自強>新政策的背景及意義.
 
過去十年來, 政府資助社企的對象, 主要是非牟利機構, 但留意到由私人創辦的社企愈來愈多, 而且不少表現得更創新, 更靈活, 覆蓋的社會問題更廣泛, 其社會效應亦不遑多讓. 於是覺得在繼續資助非牟利機構興辦社企的同時, 也得鼓勵及支持更多私人資金投入創辦社企. 但一直受到利潤分配這個問題的困擾.
 
經過細心觀察本地私人社企的實踐, 與及參考了多個外國的經驗, 終於決定採取以35% 為利潤分配上限的方式, 於下一個財政年度開始接受私人社企申請政府的配對資助.
 
也許有人會問, 若然私人創辦社企已漸成風氣, 為何還需政府資助?
 
理由很簡單, 政府及明眼人都看得出, 社企大大有助於解決社會上層出不窮的各種問題, 社企助人自助, 亦可以減低(甚至消徐)受惠者的倚賴心態, 而且有機會造到自負盈虧, 持續經營, 有異於需要長期政府撥款或補助的福利服務. 況且, 政府鼓勵私人投資創辦社企, 可以釋放及調動為數不少的游閑資金, 一方面解決社會問題, 又能創造就業機會, 又可以有機會為投資者帶來適量的回報. 對政府及社會而言, 都是一舉數得.
 
筆者預料, 新政策出台之後, 肯定會對社企發展有莫大促進作用. 在此亦想鼓勵更多社會人士(甚至工商企業) 考慮加入以社企促進社會進步的行列.